星期日, 5月 18, 2014

(二)效益主義的基本理念

效益主義的基本原則可以很簡潔,所謂效益原則(principle of utility)是指:當一個行為是道德上對的,則該行為是在所有可能選擇中最能夠促進社會的最大快樂;並且當一個行為是在所有可能選擇中最能夠促進社會的最大快樂,該行為就是道德上對的。合言之則是:一個行為是道德上對的,當且僅當(If and only if),它是在所有可能選擇中最能夠促進社會的最大快樂。
以上的原則其實隱藏了不少內涵,如果我們小心地理解效益主義,我們最好找出裡面的基本觀念,並嘗試了解每一個基本觀念背後的理由,這可以令我們可以往後面對眾多效益主義的批判之下,嘗試根據它的基本理念並找出更好的修正方向,或者是更強的詮釋版本。

首先,效益主義者注意到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每個人都是喜歡快樂、討厭痛苦。我們讀書、考試、賺錢、談戀愛,人生許多事情的最終目標無非是為了增樂減苦,彷彿所有行動都是為了快樂而做。因此,效益主義者認為快樂是唯一好的內在價值(intrinsic-value)[1],繼而給予它最高的價值地位。[2]但在效益主義出現之前,過去的道德理論往往都只是建基在宗教律令或一些傳統禁忌,這些律令言之鑿鑿地宣稱某種行為是道德上錯誤的,但在效益主義者看來,這些譴責往往只是訴諸不證自明的觀念,卻不能夠明確地指出到底那些行為使誰受到了傷害、增加了誰的痛苦。他們質疑如果一個行為或決定並不會使得某些結果惡化,那又如何說明它的道德錯誤呢?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效益主義其實是一種結果論(consequentialism),結果論認為能夠帶來好的結果(相對於其理論的目標)就是好的行為,反之亦然,因此在道德上的對錯也就只在乎它所產生的結果。效益主義作為其中一種結果論,它計算的是結果的苦樂總量,主張者認為一個行為的對錯,也就是計算它所產生的總快樂減去總痛苦,然後就能找出最合適的選擇。在這個過程中,效益主義要求我們在計算上的時候是對任何人的苦樂都予以同等重視,在劃一的標準下秉公計量。對此邊沁(Jeremy Bentham)有一名言:
Each to count for one, and none for more than one.
「每個都被算作一個,沒有可被算作多於一個。」這句話背後其實體現了效益主義的一種平等觀,對於所有人的苦樂都同等重視。在效益主義之下,每一個人的份都只會換算為等量的快樂和痛苦,沒有任何人或偏好會得到差別對待。通過了解過以上的內涵,也就能夠將效益主義的基本理念歸納出來:
一、快樂是唯一好的內在價值。
二、行為在道德上的對錯只在乎它所產生的結果。
三、對結果的唯一考量是它總額的苦樂值。
四、快樂值可減去痛苦值。
五、在計算快樂和痛苦的時候必須對任何人的苦樂都予以同等重視,在劃一的標準下秉公計量。
六、各種各樣的高興、愉悅、滿足的心理狀態,都可以換算成「快樂」這一種內在價值;各種各樣的傷感、挫敗、疼痛都可以換算成「痛苦」這一種負價值。
[1] 一樣東西具有內在價值(或者是非工具價值),當且僅當,這樣東西有價值,無論它是否具有作為一種手段去促進目的用途。相對地,一樣東西具有工具價值,當且僅當,這樣東西具有作為一種手段去促進目的用途。
[2] 這種解釋無可避免地略去了其他理由和觀察,但因為效益主義的爭論點往往並不在推論內在價值的過程,而是即使接受推論的方式,也不同意結論。

1 Comment:

智雄 said...

好精闢的解說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