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16, 2014

甚麼是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


無論你修讀什麼學科,相信也聽過一兩個「思想實驗」的例子,這些想法通常都是天馬行空,例如是囚徒困境、缸中之腦、經驗機器、電車難題以及對正義理論影響至深的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等等。這些例子有時令人覺得脫離日常生活,甚至是不切實際。因此,有人對哲學家處理這些假想深感疑惑,而如果知識是為了處理現實上的問題,思考那些不切實際的情境又有何意義呢?我相信這是不少人初接觸哲學的疑問,故我希望以這篇介紹「思想實驗」的基本原理和應用意義,以增加我們對它的認識。往後有機會的話,我會陸續介紹一些有趣的思想實驗,它們在各哲學領域深具啟發性,值得認識。

思想實驗 — 藉由建立可能性來檢視概念或原則

設想你是一個關心墮胎議題的人,當你思考「墮胎在道德上是不是錯?」的時候,你可能會考慮到特定的個案,繼而評價這些個案的時候,又會考慮到諸多因素,譬如是社會的道德規範、涉事人是否自願懷孕、撫養孩子的能力、抑或胎兒有否特殊病患。面對這些糾纏難解的因素,你可能會覺得:「這裏是否有某些因素或道德原則是十分關鍵,可以讓你先排除一些次要(或無關)的背景,再逐一檢視其中的條件會如何影響判斷。」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便可能開始進行「思想實驗」。

假設你認為「涉事人是否自願懷孕」是一個關鍵要點,既使你未想出確切的道德原則,你亦可能會設想一些情景,在這些情景之中,有些涉事人是被性侵而懷孕、有些則是夫婦經過周詳的生育計劃而懷孕。我們可以單純假設其他條件相同,然後比較這兩種情況是否有所差異,假如有的話,這個差異會怎樣影響判斷,從而得出一些更根本條件或原則。

這就是「思想實驗」的方法,它是一種被廣泛應用在哲學、科學、歷史、經濟、心理學科‥‥‥等等知識領域的工具。我們可以說: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是一種思考工具,其藉由想象力以敘事的形式建立一些排除次要(或無關)因素的可能情況,以檢視某個概念或原則的界定是否合乎我們的直覺,繼而進行相關論證。著名的例子有電車難題,其原意就是被設計成一種「殺一救五」可能情境,以檢視效益原則的應用是否合乎人們的道德直覺。如果效益主義不能夠給予合理解釋並抵觸道德直覺的情況,我們就可以說它在道德解釋上有所不足。

另一方面,在未有確切的想法之前,有時思想實驗可以協助我們建立原則或理論。著名如正義論的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羅爾斯就是藉著這種假想情境為條件,從這種原初狀態出發來訂立社會合作的正義原則。在不同的哲學領域,哲學家很多時都想尋找放諸四海皆准的「真理」,他們不會小看這種方法,因為任何可能情況,只要設想得到,我們都可以借助「思想實驗」來檢視。 

對思想實驗的常見誤解和疑問:為何應用思想實驗? 

不少人初次接觸思想實驗的時候都會問:「為什麼要應用到思想實驗,一般的實驗不行嗎?」對這個問題可能回答是:一個有意義的思想實驗(足以檢視某個原則),我們沒有具體呈現的必要,因為其所關注的要點只需要僅僅藉著想像、推理等方式就足以達到。亦即是說,思想實驗協助我們思考,我們在意的是這些虛構情境是否有助於檢視某個概念或原則的界定,並非可不可能發生,也並非要求它如具體實驗一樣為求描述真實世界。這是思想實驗有別於「具體實驗」之處,後者需要觀察真實存在的事物,並且要借助精密的科技儀器來研究;但前者的特質是不依靠實在事物,只需要藉著想像、推理等方式就能夠檢視有關情境中關鍵因素的變化有何影響。[1]這一種方法可以讓我們把專注力放在論題中抽象的要點上。

有時人們質疑思想實驗的作用,那可能兩個原因:其一、或許他們沒有想要檢視的概念或原則,其二、他們亦無意借助思想實驗來建立某些理論或原則。故此,即使得悉某些思想實驗,人們亦可能無法發揮它的應用價值。除非該思想實驗深具啟發,譬如像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那樣啟發不少人對正義原則的思考,否則人們可能不認為這些東西有何用處。當然,這並非思想實驗本身的問題。

修改原本的思想實驗? 

初時人們不清楚某個思想實驗的原意,大概會取巧地增添或修改其中的一些假設,使自己能給予稱心如意的回答。譬如著名的軌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未聽過可跳到文末的例子)。初時人們都喜歡修改裡面的情景,譬如假設其中一人是自己的親人、一個人比較容易逃脫等等。問題是,這種做法可以嗎?那就要視乎修改後的思想實驗是否仍有用於檢視最初的原則。意思即是說:假如你要檢視效益原則,該思想實驗就不應該修改至與此目的無關,否則只是回避了原初問題的意義,並沒有達到檢視某些概念或原則的用處。

例子:有軌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 

若你從未接觸過相關的例子,在此可以簡單介紹一個倫理學上著名的思想實驗:有軌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其大致內容是:

假設你駕駛著一輛電車,而這輛電車正在如常的軌道行駛。這時候你接報前方有五個工人正在維修損毀的路段,本來你想停下來,但不幸電車的煞車系統同時失靈,你即將會撞上五個來不及逃跑的工人。就在這個時候,你發現備用軌道上只有一個工人正在用心地放置警告牌,只要你改變軌道,就只會撞上一個工人。

問題是:你會怎樣選擇?而又基於什麼理由呢?





[1] 有關是否所有「思想實驗」都為先驗方法,在當代知識論的領域仍有爭論,但以入門的介紹而言,容許我在這裏暫時撇開當中的爭論。

0 Commen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