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02, 2014

〈酒吧角落〉

沒有聲音 卻和你說了一夜的話
倒影霓虹街燈的潮退潮漲
靜靜沉寂到杯底
彷彿 穿透酒精後的世情有另一種解讀
那些與金錢和女人有關的歡愉
隔在淡黃色的玻璃外經過

虛構的銀幣開始在眼前浮掠
迷彩燈下 流行曲廉價地播放
背離正常的人聽著
現代的調子都是如此輕率 放縱
望杯倒影裏    他總反覆地石化自己
不安和委婉該如何作消
似是無意 卻游過微不足道的臉龐

倘若現代的無助和失意都與明日無關
許多今夜就能像生活一樣暫且
暫且如一尾魚遊過夜晚
彷彿忘記什麼
又彷彿什麼都儘可忘記

0 Commen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