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7, 2015

自由主義右翼入門介紹:諾齊克的正義觀

承接上一篇文章,繼羅爾斯在1971年發表了《正義論》之後,首個作出完整回應的就是他的同系教授羅伯特.諾齊克(Robert Nozick),他撰寫的著作《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Anarchy, State, and Utopia)是自由主義的另一個社會正義理論,我們會將它歸入自由主義右翼。在七十年代的哲學界,這兩部政治哲學的巨著分別為自由主義提供了一左一右的方向,使它劃分了兩個陣營:相對於羅爾斯的左翼,諾齊克則是作為右翼自由至上主義(Libertarianism)的代表。

然而,他的理論有什麼重要內涵呢?為甚麼同樣是「自由主義」的理論,但羅爾斯會與諾齊克對立?這些我都會在下文說明。

讓我們先回顧自由主義政治的設計目的:自由主義政治的設計目的是旨在承認價值多元的前提下,尊重每一個公民的選擇,使得不同的思想、宗教、生活方式可以和諧共存,互相合作地生活在同一個社會。為此,羅爾斯採取了契約論的方式來回應,在正義環境的設定底下嘗試建立一套決定正義原則的公平程序。相對於此,諾齊克則訴諸一個較古典的理論來證成他的正義觀,那就是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我會在說明他對個人權利的看法後接著說明。

個人權利至上—主張最小限度的政府

諾齊克的理論起點是建立在個人權利的界定上,扼要來說,他的正義理論特別著重個人權利(individual right),他認為人作為獨立自主的個體,擁有一些先天、不可讓渡的基本權利,尤其是最根本的自我擁有權(right of self-ownership)。這些權利使得個人能免於任何其他個體或團體的干涉,而政府亦不能動輒使用整體利益的名義來侵害個人權利。

基於對個人權利的重視,諾齊克認為政府的權力和干預應該最小化,甚至只限於維持契約的執行、保護公民免受暴力對待,防止他們的財產遭到盜竊或詐騙。諾齊克這種最小政府(minimal state)的想法,一般又稱為「夜間守衛政府」(night-watchman state);意思是說,政府的正當功能就好像夜間警衛一樣,只能進行巡邏和維修的工作,使區內得以暢順地運作,保障雇主的性命和財產,除此以外不應施加更多的管制。

這些想法是否好像在哪裡聽過?沒錯,如果你接觸過自由市場理論,一定對這些想法不陌生。因為諾齊克的理論與這種右翼思想一脈相承,常常用以支持放任資本主義(laissez-faire capitalism)的制度主張。相對於羅爾斯主張政府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來對社會資源進行再分配;諾齊克則主張一個自由放任的制度,為它尋找道德的立足點。不過,他並不是訴諸結果的功利主義者,他捍衛放自由放任的制度並不是因為經濟效益等功利考量,而是因為這種制度最能夠保障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正當的取得—洛克的勞動混合理論

這時候你可能會問:「為什麼他認為這種制度最能保障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一般不是認為自由放任的制度下人們容易被剝削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最好從洛克(Locke)的「勞動混合理論」說起。

諾齊克同意洛克的看法,他認為個人具有自我擁有權,自己的身體和勞動力都是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基於這一種權利,當某人透過勞動改變某個未被他人擁有的外物,將個人的勞動混合(mix with)其中,也就是將個人所擁有的東西灌注(join to)在外物之中,這過程就會使該外物成為他的私有財產。換言之,洛克的主張是一種透過自我擁有權延伸到外物之上,從而取得外物的所有權的理論。不過,這種做法要合乎兩項附帶條件:第一,在取得該物的所有權後,必須確保其他人能夠接觸並取得的自然資源和之前一樣多和好;第二,付出的勞力不能夠損壞該物原本的價值。

你可能會覺得以上的界定太抽象,完全不知道在幹甚麼(笑),容我以一個簡單的小故事來說明:

假設在一個大自然的環境中,有充足的土地可供大家使用,這時候,走著路的小明發現身邊還有未開發的土地,而他手上正拿著一根沒什麼用的幼苗,他知道反正閒置著東西也是荒廢掉,因此就去開墾種植看看。於是他很努力地翻土,花了幾天開墾了一塊肥沃的土地,然後把幼苗種下去。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幾個月之後,登!一個可憐的地瓜出現了,小明很高興地把它烤了來吃。

以上的小故事是想說明洛克的正當取得:首先,該地瓜是小明透過自己的勞力,更好地改變自然環境中沒什麼價值的土地和幼苗,也就是將自己的東西(勞動力)混合在外物(土地和幼苗)而取得。另一方面,其他人依然享有和以前一樣多和好的資源,就像在大自然開墾一塊無人理會的荒土,誰都不會因此而覺得自己受損。諾齊克同意這種取得過程使小明擁有對該物的所有權。至此,我們亦不難看見兩項附帶條件的用意是希望某人取得某物後,不會排斥其他人的生存所需。

再分配是一種強迫勞動

換言之,諾齊克認為如果一個人有權完全擁有自己,那就有自由使用正當得來的財産,甚至運用其聰明才智創造更多的財富。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不違反該兩項附帶條件,那就算最後出現的財富不均等也是無可質疑的。

故此,諾齊克反對通過課稅來對社會資源進行再分配,因為這好比將私人的勞動成果沒收。因為公民不納稅就會被懲罰,而人們必須通過額外勞動來繳交稅款,為此而增加的額外勞動就屬於被強迫的,故課稅是一種「強迫勞動」。所以,諾齊克不同於羅爾斯,羅爾斯認為在對社會最弱勢的人最爲有利的情況下,經濟的不平等可被允許,但諾齊克認為這等同於強迫那些在社會競爭中佔優勢的人,交稅補貼那些競爭失敗的人一樣。他認爲這毫無道理。在考慮分配正義時,我們不能夠只考慮利益受領的一方,還必須考慮施予一方應有的權利。

正義即資格(justice as entitlement):諾齊克的三項正義原則

總結來說,諾齊克的「資格理論」主張:人們如果是依循正義的途徑取得財產,則他對該持有財產擁有資格(entitlement)。擁有資格的意思即是說,個人有權利按自己認為恰當的方式自由地處理該財產,而不應該受到任何其他個體或團體的干涉。這個理論包括了以下三項主要原則:

第一:取得之正義原則(the principle of justice in acquisition
這項原則旨在界定怎樣的原始取得才合乎正義:如果該物未被任何人所擁有,而我們透過自身的權利,譬如是把勞動混合其中,並且合乎以下二項限制條件,則屬於正當取得。限制條件一:在取得該物的所有權後,必須確保其他人能夠接觸並取得的自然資源仍然和之前一樣多和好;限制條件二:付出的勞力不能夠損壞該物原本的價值。
第二:交換之正義原則(the principle of justice in transfer
這項原則旨在界定怎樣的持有物交換方式才合乎正義:如果原來的持有者所擁有的財產是一種正當擁有,或者是合乎第一原則的原始取得。那麼當該財產的持有者在雙方同意下,自願地將財產轉讓給予另一人,新的持有者也就正當地擁有對該財產的資格。
第三:糾正不正義持有之原則(the principle of rectification of injustice)
但是,諾齊克認為除了重復應用上述兩項原則,沒有人有資格可以正當地持有任何物品。也就是說,任何取得或交換,如果不合乎上述兩項原則,那麼這一個取得或交易就是不正當的,需要給予受害者補償。

根據以上的原則,諾齊克提出過一個很著名的思想實驗,稱之為「張伯倫」。在思想實驗裡,他嘗試證明即使是持有另一些分配正義觀,人們也難以拒絕資格理論,這個思想實驗的內容如下:

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思想實驗
假設有某一種非資格理論的分配得到實現(隨便一種你認為最合理的),並稱之為分配點  D1。在 D1,或者每個人都享有平等的份額,又或者每個人都按你的想法擁有不同份額,這些都沒所謂。現在,讓我們設想有一位籃球巨星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他的球技了得,因此得到不少人的青睞,亦很多籃球隊搶著跟他簽約,最後他與一個利害的球隊簽了合約。就這樣,球季開始了。所有人都很期待球隊的表現,買他們的門票,而人們每次買門票都會在張伯倫的箱子裡投入25元,希望看到他精彩的球技。最後有很多人觀看了這場球賽,而張伯倫亦因此獲得了25萬元的獎金,此時,讓我們稱這個份額流動的過程為D1D2。諾齊克想指出:在D2,雖然張伯倫的收入大於其他人的平均收入,但難道他就沒有資格獲得這份收入嗎?這份收入不是他應得的嗎?

看完這個思想實驗之後,不知道你同不同意諾齊克的想法?在他提出來的正義原則和思想實驗,有沒有一些可質疑的地方?而你又同不同意他對羅爾斯的批評?我想把這些問題留待讀者細想。

0 Comments:

發佈留言